066.禮物。
 
     「真是太白目了啊啊啊啊──!」臉部扭曲程度媲美孟克的吶喊,國宗氣憤的一面厲聲喊叫一面將電視遙控摔在地上。「為什麼連新聞都這樣啊──!」
     苦笑著,連水伸手將電視螢幕上閃過的一系列『情人節特別報導』按掉,旁觀室友連珠砲般的抱怨。
     國宗是家庭式租屋裡的其中一位房客,也是連水大學時代的同班同學,佳節時分兩個人卻都很恰巧的缺乏伴侶,被另外一對燕侶鶯儔的朋友給撇下,在浪漫夜裡寂寞的看著電視發呆。
     「我受不了了!我要使出殺手了!」抗壓能力趨近於零的國宗,大聲嚷嚷。「連水同胞!你要不要一起!」
     「呃……不用了。」大概知道對方口中所描述的減壓工具為何,連水乾笑著婉拒。
     「吼,真不夠朋友,那我就自己快樂了,再見!」一把關上房門,同胞國宗就這樣消失在門縫之間。
     正如預料之中的,不多時同胞國宗的房門裡便傳出情緒激昂的腥羶色劇場。
     連水嘆息著按開電視,漫不經心的切換頻道,才按下按鍵,向來晚歸的臻龍竟自顧自的便開門走進。
     「咦。」
「嗯?是你啊。」
「你不是還有工作……」在夜店工作照理來說不到清晨是不見蹤影的,怎麼突然就提早打烊下班了?
「情人節不接客,我又不是種馬。」將外套一扔,臻龍搶過遙控迅速切換了幾個頻道,接著沒趣的關掉電視。「爛節目。」
「……」完全曲解連水原意的狀態下,他也不想在辯解什麼,尤其是對臻龍兼差牛郎這點,連水完全沒興趣知道。
「那傢伙怎麼了?」似乎是聽見國宗房門裡香豔刺激的聲響,缺乏關心社會愛心的臻龍忍不住問。
「……他剛加入去死去死團。」連水對音量逐漸爆增的呻吟聲頭痛不已,畢竟他可不希望收到妨礙風化的投訴檢舉。
「喔──真帥氣。」雖然是這麼說,不過臻龍的口吻可是充滿了笑意,八成覺得很滑稽吧。「你怎麼不加入?」
「加、加入什麼啊!?」
「當然是看A片啊,別跟我說你沒興趣。」
「……我有點潔癖。」
一定要在情人節晚上聊這種不三不四的低級黃色話題嗎。
「最好,我上你的時候你怎麼沒差。」
「──又不是我自願的你……」倏地站起身,連水一瞬間臉漲的通紅,幾乎都要撲向臻龍揍過去了。
「好,停,不說這個。你的愛人寄包裹來。」意識到再繼續調侃下去可能會被毆打,臻龍馬上喊停,接著掏出一小盒包裹塞給連水。
「什……咦?小律寄的?」收下包裹,連水很快的辨識出來那是青梅竹馬律雅的字跡,連忙拆開,燙金的方型黑色禮盒,金色盒身切割成比例相等的九宮格,放置花樣鮮豔精巧的甜品。「是巧克力啊……」
「VALRHONA,你女朋友還真有眼光。」
「是我朋友。」雖然不知道臻龍唸的是什麼東西,連水依然嚴厲糾正。
「朋友送VALRHONA……」臻龍接過金色盒子,狐疑的看了連水一眼,當然受禮者不會知道,巧克力品牌之中,他所收到的禮物不是普通的高檔。
「怎樣,你這小白臉應該不缺這種東西吧。」
「當然是不缺……也沒興趣過。」瞇起雙眼,臻龍略帶混濁的嗓音慵懶。
連水沒搭理臻龍,只是小心翼翼的收回盒子,用包裝紙裹好,露出溫和的笑容,當然他知道這是青梅竹馬代嫁前夕送來的心意,當然,他就滿帶誠意的收下了。
「不過……」
「什麼……?」
「有的時候還是會想要得到一點東西的!」站起身伸手勾住連水的手肘,臻龍二話不說,不管對方怎麼掙扎怎麼大聲嚷嚷,將連水一把拖進房間。
 
02142008.紅祐.


 
來的很慢的情人節賀文(汗
而且寫的是架空,所以看不懂我在幹嘛的人就請見諒了。
總而言之,祝大家情人節快樂,有情人終成眷屬嚕ˇ
創作者介紹

空想旅團

phiz44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