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唯一想知道的是

你可喜歡你的藍眼少年

死神先生
 
 
00.


 
那是隆冬深夜裡的一場鴻雪,綿密厚重的結晶撲打在單薄的窗櫺上,嘎吱作響的老木彷彿隨時能讓風雪破門而入,在那如蠅蟲般惱人的細碎聲響之中,安洛瑟一手持著燭台,晦暗不明的輪廓浮現在澄橘色的微弱火光中。

我在飄忽不定的意識裡,隔著一層膜,聽見那雙長靴踩踏在老舊木地上的咿啞聲,時遠時近的,也許是在煩惱什麼而踱步吧?或者,思考怎麼達成整件復仇的最後一步呢?

關於思考這些問題的理由,我已經毫無餘力了,只能苟延殘喘的用僵硬的手指按住下的傷口,汩汩湧出的血液正使我的思緒一點一滴的逐漸衰敗,逼近死亡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我想,那不過是自作自受而已。

相較起開始時強烈的痛楚,現今身體毫無知覺的脫力狀態更令人不安。血液正在逐漸從身體內抽離,肉體步向死亡,毫無深響的恐懼正在侵蝕,一分一秒的……直到墜入最深層的絕望。

安洛洛走近的腳步聲飄忽的彷彿沒有使力,厚實的赤狐毛披風像是滑過地面的輕柔。

就像那盤旋在我腦海中的句子一樣。

他將沾滿我的血跡的軍刀架在身前,鐵灰色的雙眼目不轉睛的瞪著我,我得費盡力氣才能看清那張蒼白臉龐上的神情,漠然而殘酷──純粹的 憎恨。

簡直比死還要難過。那僅存恨意的冷酷眼神讓我一瞬間幾乎忘記了死亡。

究竟我的愚蠢讓他的靈魂破碎到什麼程度?

在一個幾乎將曾經破滅殆盡的情感重新修復的時刻,我的背叛連死亡都無法消弭罪惡,臨死前最過悲慘痛苦的酷刑。

在血流乾之前,卑劣的我會這麼無恥的祈求的  赦免

與寬恕。
 
 
 
 
To Be Continue

我唯一想知道的是 你可喜歡你的藍眼少年 死神先生。──〈轉自《奇想之年》,P.65頁〉
 
042008 紅祐. 


很久沒打自創了呢,原本一直在文感缺缺的狀態,atb讓我神奇的起死回生,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淚
關於這篇故事是之前和MACO跟阿蒼曾經企圖成立的社團「Knight★Errant」,是以自創為主的共同創作,這是那時設定的故事,雖然「Knight★Errant」的計劃夭折,不過那時候作為雛型的設定出來的故事我卻很喜歡,在這裡拿來重寫,這篇是設定的男角色,安洛瑟的部分,還有另一個女角色伊莉莎的部分這樣。
〈00.〉算是楔子的部分,之後會轉回第三人稱的寫法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z4420 的頭像
phiz4420

空想旅團

phiz44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蘭
  • Knight Errant...實在好懷念(?
    印象中還能勉強記得你當時寫的原稿&設定
    不過女角色我還有點印象:3
  • 初始設定我會重新整理在補上去XD
    沒什麼印象應該是因為之前我有寫出故事的只有女角色吧
    男角扔在一旁處於不管他的狀態(巴

    phiz4420 於 2008/04/20 16: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