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處方簽。

 

他一直以來都不怎麼喜歡那個地方,

                     慘白的,毫無血色的,瀰漫著刺鼻藥水味的──

                                彷彿只要踏進就身心就會侵蝕殆盡的場所。

 

 

           那一天他的心情異常的惡劣。

           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經常的,在那一天慣性的情緒不穩。

           「元希學長。」

           呼喚自己名字的是阿部隆也,他的學弟兼搭檔捕手。

           這傢伙大概是全隊中唯一一個膽敢在他心情惡劣時,依然毫不避諱的踩入暴風圈中的人。

           對於這點榛名某種程度的還頗為讚賞的──關於阿部率真與直言的這點。

           「今天的練習,辛苦了。」

           「喔。」知道那只是習慣的客套話罷了。另一方面基於心情煩躁的有如混濁的泥濘,榛名只是簡短的回應。

           意外的是,平日的阿部,說完話後便會轉身離去,然而此刻,連護具都還沒換下的阿部,莫名的,只是將頭別開,凝視了幾乎早已換完衣服準備離開的隊友們片刻,隨後張著明亮的雙眼回過頭望著他。

「……元希學長,你今天要去身體檢查對吧?」

突然一股電流穿過身體似的,榛名感到莫名的躁動與不適。

或許是察覺到了榛名瞬時僵硬的神情,阿部持續發言。

「監督說你一定要去醫院定期檢查。」

嘖,是監督嗎──真是多管閒事!大概猜測的出來,是家中的家長轉了兩次才傳到他耳裡的要求。

或許是覺得由於阿部跟榛名身為搭檔的緣故,監督便委託阿部轉告吧。

「不要。」

「啊?」

「我不想去。」

那些任性的話語是很自然的脫口而出的。

因為榛名在內心裡十足的排斥踩入「醫院」這個地方。

「別說這種任性的話了,」他看見阿部擰眉,口吻中帶著一絲慍色。「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我說了我──不 想 去!」

莫名的嫌惡感從他的內心油然而生,榛名清晰的記得那股刺鼻的藥水味是怎麼滲透進他的腦海與肌膚深處,彷彿洗也洗不清的夾雜著臭味與冰冷蔓延在體內。

那讓他感到很不自在──甚至可以說是痛苦,要去回想起一年前厭惡至極的記憶。

「元希學長──」此時的口氣可以說是懊惱的,阿部的音調明顯的拔高而音量轉大。

他不是笨蛋,當然知道身體檢查很重要,更何況自己曾經被迫復健了兩個月之久。但是那種打從心底湧生的厭惡感,讓榛名難以控制的抗拒著這件事情。

因此打從他確定膝蓋完整康復之後,定期的健康檢查就像是噩夢一樣的讓榛名抗拒不已。

「我去不去跟你有什麼關係!」

他暴躁的吼回去,聲音大的完全壓過阿部還沒說完的話語。

「……」似乎有點受傷的,阿部不發一語的垂下目光,深色的瞳孔沒有交集的落下地面,或許似在思考些什麼。

榛名厭惡阿部那樣的反應,那種帶著無辜而受傷的神情讓他倍感罪惡,同等的也加速著煩躁急速在血液中滋長。

他希望阿部可以如同往常般的繼續頂撞什麼,不過事實上那樣只會導致場面更加惡化罷了。

「我就是不想自己去那又怎麼樣──」

隨後脫口而出的話,連榛名自己都一愣,那只是從他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句子罷了,不知怎麼的雙唇不聽使喚就這樣說出來了。

超級難堪。他看見阿部這時候呆愣的表情早已蓋過方才的神情,似乎是難以置信榛名會在他面前說出這種話,當然說出話的當事人同樣也十分存疑。

「你是小學生啊。」

阿部停頓了幾秒之後說出的第一句話,當下差點沒讓榛名暴跳如雷。

那大概也是阿部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的意外。是意外。

「咳……你明天沒事吧?」

好不容易按耐下怒意,榛名問。

阿部再度困惑的神情讓榛名當場又難以克制的發火。

「明天早上十點在火車站見,就這樣。」

還等不到阿部弄清楚榛名到底為何火氣又上來。

丟下這句話,榛名悻悻然轉身離去。

很丟臉的讓步。丟臉透頂了。

 

 

TBC

120908.紅祐.


 

 

結果拉成兩篇寫了。不知道為什麼用榛名視點的時候,自己邊寫就邊想笑。

總覺得戶田北時期的榛名跟阿部對話莫名的很歡樂XD(不對吧

阿部的毒舌跟榛名EQ很低的組合實在太討人喜歡了。(?

明明原本就是想寫頗正經的東西的說。

創作者介紹

空想旅團

phiz44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