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寫來拿去投稿的翻外短篇...不過好像寫不完了(汗
老是把這搞的好沉悶=~="




「你怎麼認為呢?塞西利亞先生。」十指交纏,亞卓恩‧隆‧肯尼斯爵士望著正對面,正悠閒品茶的棕髮少年。

「不虧是號稱"紅茶的香檳"的頂級大吉嶺,薰上佛手柑而成的伯爵茶果然獨特......柔順的香味帶著清爽的味道,難得一見的好茶啊。」絲毫不把對方的話放在心上似的,塞西利亞輕輕品嘗了一口,說。

「塞西利亞先生。」對於對方漫不經心的態度,亞卓恩加強口氣重複呼喚了一次對方的名字,希望他能回到正題。

「肯尼斯爵士,這件事情並沒有你想像中的嚴重,我想你是多心了。」塞西里亞平靜的回答。「小姐生病的原因跟黑魔法一點關係都沒有,也不需要進行驅魔儀式。」

「什麼......?」吃驚的瞪大雙眼,肯尼斯顯然很難以置信。

事實上,數個月前,肯尼斯爵士的獨生女瑪莉安朵不知為何染上了重病,身體虛弱的難以離開病床,肯尼斯爵士重金請了醫生,卻沒一個醫生能查出病因和治療,最後只得歸咎於邪教的密術,安排神父前來調查,於是教團便派來塞西利亞‧亞伯─這個年紀輕輕便取得惡魔祓(註)師認可的少年。(註:羅馬天主教會中,經由教皇與各區司教許可,有資格進行驅魔儀式的聖職者。)

「不過,既然醫生都查不出病因,我會盡力幫你找出方法解決的。」放下高雅的茶具,塞西利亞將目光移向肯尼斯爵士。

「......是嗎。」站起身,肯尼斯淡淡的回答。「好吧,我會吩咐管家安排你的房間的,一切就拜託你了。」

「知道了。」塞西利亞微微一笑,答應。




「葛雷,如果不是黑魔法,你想小姐為什麼會突然生病呢?」站在四柱大床旁,金色短髮的少年問,他湖藍色清澈的眼眸目不轉睛的盯著在床上沉睡著,漂亮的瑪莉安朵,臉色蒼白的她看來的確很虛弱。

「利亞,不論是黑魔法或是詛咒,都是需要媒介的,瑪莉安朵身上沒有任何黑魔法留下的痕跡,而且氣息也很乾淨,如果真的被施以密術是不可能保有這麼澄靜的氣息的。」塞西利亞坐在一旁的木製椅子上,向利亞解釋,利亞是他的隨從,同時兼具保護者的功能,之所以以"葛雷"稱呼他,是因為那是塞西利亞的乳名。

「是這樣子嗎。」利亞環視了一會兒偌大的房間,說:「不過,為什麼只有這間房間裡放滿了水仙花......」

肯尼斯爵士的宅中盡是一系列雕刻精美的木製擺設,似乎是刻意以此裝飾而不破壞整體性,因此各個房間之中花瓶所放置的花朵都不搶眼,反倒是瑪莉安朵房中的大朵水仙花搶眼的十分格格不入,令人不禁感到詫異。

「啊,那個是小姐的追求者送來的。」瑪莉安朵的仕女微笑著解釋,她正忙著收拾食用完畢的餐具。

「......她喜歡水仙花嗎?」蹙眉,塞西利亞有些困惑。

「不,小姐從來沒說過她喜歡這種花。」仕女疑惑的回答。

「......這個人不是追求者。」塞西利亞非常肯定的說。「追求者絕對不可能會送這種花。」

「咦!?」仕女這時更為詫異了,她不明白為何塞西利亞做此判定。

「啊,對了,水仙花的花語是自戀、傲慢,是貶意非常重的花啊......」利亞突然想通了,他說。「這個人事實上是在諷刺瑪莉安朵小姐吧?」

「或許她染上重病的原因完全是自己造成的,而且,雖然是生著病,她這幾天有外出吧?」塞西利亞詢問仕女。

「欸?」仕女一怔,似乎是隱瞞的事實被發現而感到心虛。

「就算再怎麼愛漂亮,一般人也不會帶著這麼華麗的耳環睡覺吧?」指了指瑪莉安朵耳垂上懸著數顆耀眼寶石的耳環,塞西利亞說:「臉上的妝也還沒卸掉,其實她才剛回到這間房間吧?只為了看醫生而特意化妝也太奇怪了,更何況是在身體這麼虛弱的時候,或者是,其實這只不過是個謊言,她的病根本沒這麼嚴重。」

「啊......」沒想到謊言如此輕易的就被道破,仕女一時之間也不知該說什麼,面色慌張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沒關係的,妳退下吧。」

這時,躺在床上裝睡的瑪莉安朵忽然坐起身,對仕女說。

「......是,小姐。」愧疚的低下頭,仕女匆匆走出房間。

「可以解釋原因嗎?瑪莉安朵小姐。」塞西利亞質問。

「嗯,沒有問題,不過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了,我有些驚訝呢。」瑪莉安朵露出甜甜的笑容,對自己撒下的謊不以為意。「我這幾天確實有外出,不過,那是因為我半年前,認識了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平民少女,一直以來我都會偷偷溜出家裡和她見面。」

「她不過是個平民,妳怎麼會對她有興趣?」利亞好奇的問。

「你們可能會覺得很吃驚吧,那個女孩─薇琪,她和我長的一模一樣,每當我遇到她的時候,我都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該怎麼說呢......

「就好像......一直以來在這裡的我不是完整的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候,那個我才是真正的我。」

「瑪莉安朵小姐,你聽過二重身嗎?」塞西利亞聽完瑪莉安朵的敘述,反問。

「二重身?」

「二重身又稱相似靈魂,是原自德文的Doppelganger,它的意思就是指看見相同的自己,就醫學的觀點來說,這可能是一種心理強迫症,也就是強迫自己看見本身的幻覺。」塞西利亞解釋。「民間傳說,只要看見相似靈魂的人,通常都會在那之後的短時間內死亡,也有人認為,這個現象是指看見自己的靈魂出竅。」

「不,薇琪是個活生生的人,她和我一樣有血有肉,我們並不相同。」瑪莉安朵並不驚訝,她只是笑著回答。「她是個占卜師,就在附近的巷子裡有攤位。」

「是這樣嗎,那麼,水仙花是她送的嗎?」

「是的,薇琪她喜歡水仙花,雖然水仙花的含意並不好,但是依然是一種很美麗的花朵。」瑪莉安朵說。

「我明白了,瑪莉安朵小姐,我應該可以去拜訪她吧?」

「當然可以,如果你還有什麼問題想請教她的話。」莞爾,瑪莉安朵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z4420 的頭像
phiz4420

空想旅團

phiz44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