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 Breath Me - Sia)


Breathe Me


水的味道。

他疲憊的閉上雙眼。
潮濕的氣味從齒間,從指縫,從髮絲滲透出來。
那些陳腐而單調的氣味讓他噁心。
從發脹的胃中一直蔓延至喉間,充斥著太過飽滿的水氣無法克制的總是想吐。
他不知道陷入這種情況究竟有多久,時間感早已長期喪失。
被安置在一塵不染的房間似乎是光年以前的事了。
惱人的高溫,嗶嗶作響的儀器,遍佈的塑膠與不鏽鋼製品。
第一次被指示睡在塑膠床鋪上時,他清楚的記得自己有多沮喪。
但他已經習慣了,現在什麼都已經習慣了。
對於這間隔離病房他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擁有一片牆面大的落地窗,他可以仰望首都。
蒙著一片灰色薄霧的美麗城市,鑲著鏡面的高樓聳立。
不是他的首都。

他經常在夜裡驚醒。
感覺到自己溺斃於一片黑暗之中。
呼吸困難的浸泡於水裡。
寂靜、黑暗,空無一物的世界。
想要大吼卻無法做聲,想要掙扎卻抓不到任何一片浮木。
身體不斷的在沉淪,沉淪在死寂與虛無之中。

「別擔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所以你放心的待在這裡,好嗎?」阿爾佛雷德坐在床側,伸出略為冰冷的手(事實上是他處於高溫環境下太久)輕輕撫摸他的臉頰,用溫柔的語調安撫著他的情緒。
他親吻對方的手心,僅是沉默,不敢直視對方的雙眼。
那雙湛藍的,明亮的,悲傷的眼眸。阿爾佛雷德的眼眶總是泛紅。
每回他看見對方試著露出淒涼的微笑時更是倍感痛心。
緊緊扣住他擱置床面的手,
阿爾佛雷德表示關切與憐惜。
什麼時候開始,他對親吻與擁抱都感到恐懼?
他覺得淚水要潰堤出來,但他不能在這個人面前痛哭失聲,他不能。
因為那麼做就好像整個世界開始崩塌似的。
他放棄掙扎,卻不想被擊倒。

他們說他的體內含水量過高。
對於這點他並不感到驚訝。在阿爾佛雷德幾度違背長官意願之下,最後只能讓步,勉強妥協的僅用各種儀器讓自己的身體舒服一點。
誰會答應花費所有資源去救助一個遠渡大西洋的國家,而不是同樣瀕臨危機的母國。
徒勞無功,徒勞無功。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他沒有責怪對方的無能,事實上他從來不曾要求過阿爾佛雷德為他做這些。
阿爾佛雷德正在面臨相同的問題,但不是那麼嚴重,至少
不是現在。
這點讓他深感欣慰,他不會倖存下來睜眼看著阿爾佛雷德如同自己一天一天衰弱下來。
那是他打從心底不敢去思考的,最後對方必須面對同樣的痛苦與絕望。
體內在變化,內臟腫痛,身軀越漸沉重,無法擺脫的窒息感。
那些徵兆都在啃食著心靈,絕望與黑暗一點一點的使他麻木不仁。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早已來日不多。
身體機能已經虛弱的使他停止了進食。
他覺得自己的意識飄忽的隨時都像要灰飛煙滅似的。
阿爾佛雷德顫抖的聲音怎麼也無法掩飾強烈的無力與頹喪。
死亡,這是無論如何阿爾佛雷德都無法阻止這件事實。
他早已厭倦惶恐,厭倦痛苦,徹底的心灰意冷。
所以他甚至不敢面對對方還苦苦抓著最後一根稻草的期望。

「不要放棄好嗎?」面對他的沉默,阿爾佛雷德擠出一張蒼白的微笑。
那是他無法給予的承諾。他記得百年以前曾經多次瀕臨死亡。
但總是,總是,會在昏迷之後重新感覺到自己活著。
這次不同。只有漫長而無盡的下坡,心力憔悴的折磨。
「拜託你不要放棄──」抓上他的肩頭,阿爾佛雷德哽咽的哀求。
他們是怎麼讓彼此堅持下來的?在知道他的最後一寸土地即將完全沉沒的一刻。
其實在心底深處早已看不見任何一線希望,他們卻總是說服自己對方仍然沒有放棄。
他頹喪的搖搖頭,看見淚水溢出對方的眼眶。
「還有2天,對不對?」他開口,發現自己的聲音單薄無力。
名義上的,實際上的,他的生命將要終結。
「不、」阿爾佛雷德猛烈的否認,急促的喘息中卻擠不出一句話語。「你不能──我不能讓你──」
「..
....我記得你第一次說我做的東西好吃。」他開口,語調平靜的連自己都感到訝異。「大概是在海平面開始上漲10公分的時候。」
阿爾佛雷德緊緊盯著他,卻說不出話。
「你說你其實我的廚藝早就進步了,只是你一直沒機會告訴我。」
阿爾佛雷德的細細的喘氣聲夾雜著啜泣。
「我們去海邊露營,你把外套跟鞋子放在海岸上,卻在漲潮的時候被捲走了。」輕笑起來,記憶有如浪花般襲捲而來。「結果我們兩個冷得半死,只好赤著腳走了好幾里找商店。」
他聽見阿爾佛雷德喉間的啜泣轉為嗚咽。
「阿爾佛雷德,我......」
阿爾佛雷德突如其來的擁抱打斷了他的話語。
「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對方的體溫讓他感到一陣暈眩,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起來。
他以為自己已經調適的足夠了。此時此刻他卻希望對方永遠不要放開自己,感覺著對方的體溫,感覺著對方身上的氣味,感覺到自己還存在。
「我愛你。」為何明明已經共度了漫長的幾世紀,最後卻發現那些美好的時光總是不夠?他還不想死,想要呼吸,想要奔跑,想要喊叫,想要享受每一分每一秒跟對方相處的時光。
阿爾佛雷德抱住自己的力道大的幾乎要幾碎他的骨頭,但是他卻僅是緊緊的攀住對方的背脊,不想放開。
「我愛你,阿爾佛雷德。」
他從來沒有這麼恐懼過,害怕自己什麼都不會剩下,會完完全全在世界裡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不能期待天堂,不能期待地獄,不能期待任何一絲人類能夠想像在死亡之後的事蹟,因為他不是他們。他只不過是一片溺斃於大海中的陸塊罷了。
「我知道、我知道──知道嗎?我也愛你。」阿爾佛雷德用手撫摸著他的身體,低聲回答。「我會一直愛你。」
他笑得有些歇斯底里,熾熱的淚水不斷的滾下臉龐。

他會死。
在自己的土地完全淹沒於大西洋之後。
徹徹底底的消失殆盡什麼也不剩下來。
沒有軀體,沒有靈魂,連最後一點愛著對方的記憶都不會留下。
此時此刻,他唯一能夠冀望的只有呼吸。
呼吸。在對方懷裡。直到末日瀕臨。



081409 紅祐



──後記──

這篇文章的設定,其實應該很明顯看得出來。是全球暖化之後,地球上大部分的島國已經被淹沒的假設。雖然不是很確定一個國家具體的意義是什麼,不過就國際公認的定義上面,沒有土地是不算是一個國家的。
之所以會想到這個題材,完全是Sia的Breath Me這首歌的歌詞,跟Doctor Who偉大的科幻光波,在看TW之前我可是從來沒考慮過國家的未來式這個問題,但是國家淹沒跟太陽死亡完全是我們已經可以預料到的問題。我一直糾結在想描寫溺斃感跟死亡恐懼的那個點,可是感覺上沒有自己想像中抓的有味道。希望不要很傷眼就好了(汗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z4420 的頭像
phiz4420

空想旅團

phiz44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凓子
  • TAT............

    要是亞瑟真的死了 我會哭的阿阿((囧

    每次看阿爾緊抱著亞瑟,就會覺得這畫面讓我很想哭 囧


    倒是...如果連亞瑟都死了,我們家小灣就更不用說了 囧.....

    等等= =!我們家有山區...所以,會剩山區...吧..
  • 我想台灣可能會整個淹掉吧囧"
    不然就是只剩下中央山脈之類的...

    phiz4420 於 2009/08/17 13:46 回覆

  • 阿竹
  • 可惡,你害我哭了!
    沉入海底這事就如溺水般無法自救。

    我真的哭了!
    現在我的生活中離不開亞瑟,少了他就是空虛。
    ○他的溫室效應!

    想想其實有點咎由自取......
    18世紀的工業革命,帶來繁華,也帶來日後的問題。
    亞瑟哪天被淹掉都不奇怪......
    亞瑟,我愛你啊!

    這實在是太悲了!
    有什麼比自己活著卻失去摯愛還痛苦?
    可憐的阿爾。
  • 老實說我沒想到這篇文章會催淚(巴
    不過就是,嗯...很自然的就這麼寫了。
    我覺得生命的有限是很美好的(揍
    如果面對沒有盡頭的生命的話,阿爾跟亞瑟都是很難坦誠面對對方的類型吧(目遠
    總是想著以後還有時間,不知不覺就走到盡頭的那種感覺。

    phiz4420 於 2009/08/17 13:49 回覆

  • blackie
  • 久違的米英文!!!(飛撲
    ↓同樣久違的搭訕(毆

    我覺得溺斃感跟死亡恐懼都寫的很好呀(笑
    阿爾的恐懼會比亞瑟更深刻吧
    無能為力地看著愛人一點一滴死去...
    對了
    推薦一個同人漫《SILENCE》 作者紅零
    也是說因為全球暖化海水淹沒不/列/顛島......
    全球性的自然變化比人為戰爭更給國家無可挽回的無力感(默


    亞瑟的病徵讓我想到肺水腫一類的(咦)
  • 我找到了那篇漫畫。
    太感傷了真的...整篇文章就很痛可是我喜歡(喂
    沒有什麼事情是比遺忘跟遺憾更痛苦的。
    對面臨死亡的人來說是可以脫逃的,可是活下來的人卻很痛苦。
    阿爾佛雷德害怕的程度不是普通人可以忍受的吧(目遠

    我不知道溺水會有什麼樣的感覺(會知道才有鬼
    所以讓他肺水腫也好吧"XD(揍

    phiz4420 於 2009/08/17 13:52 回覆

  • 八重罌
  • 亞瑟要溺死了我也要溺死了啦(痛哭)
    對不起我現在才浮起來拜見大大(淚)
    其實追殿的文追好久了XDD這次亞瑟要溺死了趕快跑上岸呼救(不對

    紅祐殿寫文好棒,不管黑爾還是白爾都大快人心(?)XDD
  • 謝謝大大的誇讚啊^^
    寫過黑白阿爾...我現在要朝黑白亞瑟邁進了(巴

    phiz4420 於 2009/08/19 01:18 回覆

  • 羽雁
  • 阿爾呀快發揮你Hero的氣魄在亞瑟家疊個什麼漢堡山也好就是不能讓亞瑟溺死啊啊啊──!!不然下一個被淚水淹沒的可能就是我了(你誰?)

    然後很無聊的我又去查了些無聊的資料......
    「根據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和英/國/東/安/格/里/亞/大學聯合研究的結果,在進入20世紀後半葉,全球溫度上升的趨勢非常明顯......」噢我可以把這解讀成阿爾和亞瑟目前正在為未來做規劃嗎?(←這傢伙沒救了)

    話說我們家的玉/山有3,952公尺,而亞瑟家的最高峰僅有1,344米(應該就是公尺吧),所以看來還真有點危險...嗎?

    最後,大人的文筆好棒我很喜歡呢=)
  • 噗噗,沒想阿爾真的在計畫了啊。
    我還在想他會不會積極像外太空發展之類的,像是建立New newnewnewnewnewnewnew York在其他星系(揍

    是說台灣如果真的沉掉,中央山脈應該會活得好好的,如果英國沉掉,活下來的可能絕對不是英格蘭人...(爆

    最後,感謝大大的誇獎啊^^~

    phiz4420 於 2009/08/27 11:46 回覆

  • 咩
  • 好萌阿 > 0 <

    喔~我覺得我被閃到了
    <太萌>

    不過最後亞瑟死了....

    讓我好難過~~

    寫的好啊 > 3 <